物流資訊
Logistics
聯係AG视讯 contact us

成都AG视讯物流有限公司

聯係人 : 楊必武

24小時服務線:

028-86065888、4000530008

手 機 : 13882037588

地 址 : 成都市新都區傳化物流基地信息大廳3樓A367、A365

郵 編 : 610000

公司網址:www.jeu-blackjack.com

郵箱地址:cdwnwl@163.com

行業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物流資訊 > 行業新聞

物流運輸業的發票之困

發布作者: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6-07-20 08:43:58

“營改增”之後能否抵扣順暢,最直接的決定因素就是發票製度,而發票製度的設定及實際運行中的不便,則是物流運輸企業實際稅負增加的顯著因素。下遊企業對增值稅發票需求增多,而上遊獲取的渠道較少是個突出問題,也增加了企業的風險控製難度。此外,不同稅率發票的抵扣差額所產生的損失和部分抵扣項目有限製也造成了困惑。不過專家指出,企業不能總將問題歸咎於稅改,外在經濟環境和企業自身的管理也是影響稅負的因素。

  上下遊發票差額壓力大 

  “比之前營業稅的時候頭痛一些。營業稅時稅點低,由於不能抵扣,客戶不在意是否索要發票。而現在改成增值稅,索要發票的人明顯增多,過去五成人索要發票,而現在則達到了八九成以上,而從上遊企業獲取的抵扣票有限。”浙江省紹興市一位不願署名的物流運輸企業主告訴本報記者。

  這導致了什麽結果呢?

  “比征營業稅的時候稅負肯定高了,而且企業規模越大,受影響越大。從整個物流業來看,相對於航空、水運、鐵路來說,跟公路聯係較密切的門類利潤是最低的。像航空燃油成本占比很高,抵扣相對有保障。”上述業主表示。

  “‘營改增’雖然可以抵扣,但是稅率提高了,口子開大了,風險控製方麵會吃力一點。客戶很在意報價,希望便宜點,但由於稅率由6個點到11個點,出於風險控製AG视讯可能會提高報價。有關部門規定,企業根據自身規模每個月隻能拿相應數量的發票,這樣小客戶就不便開增值稅發票了,會影響客源。”上海文力物流公司黎經理向本報記者表明了稅點高和銷項票高於進項票所產生的風險控製壓力。

  “大量運輸公司為小規模納稅人,對倉儲物流企業開3%的票,而後者若為一般納稅人需向下遊企業開11%的票,有很大的抵扣差。作為側重物流的企業,拿的運輸發票不少是按小規模納稅人的發票給開的,抵扣差價很大。跟之前采用營業稅相比,稅負在增高。”蘇州越海物流公司負責人楊小姐向本報記者表達了稅率不統一帶來抵扣差額的困惑。

  “小規模納稅人不能使用專用發票較為普遍,難以貫徹改革的最終意圖。適用3%征收率的做法削弱了增值稅,尤其是專用發票製度的優越性。”西南財經大學財政稅務學院教授付誌宇對本報記者如此評價有關現象。

  不過,有專家認為,外在經濟環境也會成為感覺上負擔增高的原因。中央財經大學財政稅收研究所所長曾康華向記者表示,價格因素可以將稅基提高,流轉環節增加也能導致稅負增加。整個物流業規模增加,特別是電子商務發展很快,銷售勢頭很猛。從而整個物流業規模擴大,價格競爭異常激烈,削弱了企業利潤,容易對稅負格外敏感。

  在日前舉辦的首屆中國網絡購物年會上,中鐵快運集團企業管理部部長尚爾斌透露出一個數據:在快速增長的巨大業務量背後,物流行業平均利潤率僅有5%。

  發票限量的煩惱

 

  發票限額控製是稅控係統的重要組成部分,一是發票數量的控製,二是發票開票額度的控製。

  根據《增值稅專用發票使用規定》(國稅發?眼2006?演156號)的相關要求,最高開票限額由一般納稅人申請,稅務機關依法審批。最高開票限額為十萬元及以下的,由區縣級稅務機關審批、核查;最高開票限額為一百萬元的,由地市級稅務機關審批、核查;最高開票限額為一千萬元及以上的,由省級稅務機關審批,地級市稅務機關負責實地核查,資料報省級稅務機關審核。防偽稅控係統的具體發行工作由區縣級稅務機關負責。

  據上海市浦東區稅務局《浦東新區稅務局2014年10月行政許可增值稅防偽稅控係統最高開票限額許可(2.0)》提供的企業名單顯示,共有上海永達英菲尼迪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等291家企業納入此次稅控許可範圍。

  紹興一位物流業主告訴本報記者:“按11個點來開發票,但發票的數量是有限額的,不能超量,對一些有意向的業務無法開票。”本報記者在江蘇省也了解到類似情況。

  “另外,油票雖然可以抵扣,但稅務部門會進行上限限製,不能超過規定的量,不能讓企業無限額地開油票。”浙江省一位物流、運輸兼營的一般納稅人業主向本報記者表示,有些本該是一般納稅人的物流運輸企業,為了降低稅負將自己拆分為幾家小企業享受小額納稅人待遇,這並非明智,不是長久之計。

  “‘營改增’的製度是好的,但在操作層麵不斷有變化。比如財務那邊拿票有限製,一個月拿不了多少票,開小額發票就不太方便,影響了小客戶的接收。每個月前麵給一些客戶開完發票,後麵的客戶拿票就不太方便。於是我就隻給有一定額度的客戶開發票,夠一萬才開。”上海文力物流公司黎經理將發票數量限製帶來的不便說得更加具體。

  財政部稅政司一位昔日官員曾對記者表示,“營改增”中部分企業稅負有所增加,主要是進項稅抵扣不利,原因之一是改革還沒有全部到位,影響到進項稅抵扣。再者,部分企業習慣了營業稅的發票管理和經營方式,稅改後不適應。比如交通運輸企業,要做好抵扣,就需要規範發票管理。因此需要加強對企業的指導,使之更好地適應增值稅。“營改增”的效果具有延後性,最終的稅負增加與否不能以短期數據來輕易下結論。減稅與否需要通過整個社會或行業總體的情況來判斷。